玄风默语

守着脑洞在冷坑里猫着

【银胜】圣域之光

【圣域之光】

CP:银河x维克特利(银胜)

(背景有私设,部分OOC预警

维克特利打了个哈欠。

又是平平淡淡的一天,今天也照样一如既往的平和。

他不知道自己守着这片胜利原晶有多久了,大概......有久到谢帕顿从一开始可以圈在怀里到长成这样的巨兽那么久?

话说回来谢帕顿长到这么大需要花费多少时间?维克特利下意识的思考迫使自己进入了一个死循环里。

谢帕顿懒洋洋地往前挪了挪,将自己的脑袋凑到了维克特利的手边,对方也伸出了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

他感到有些无聊,维克特利圣域这么大,为什么这些胜利原晶不长在一个有居民居住的地方呢?没有人陪着说话感觉时间真难过。

上次有人来拜访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他依稀记得对方好像是个叫希卡利的蓝色的巨人,为了去阿柏星途经此处歇息片刻,貌似是从很远的一个星云来的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听希卡利说,阿柏星上也长满了类似于胜利原晶一样的晶体。

宇宙什么的,维克特利眯了眯眼,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去看看啊.......

不行不行!维克特利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他晃了晃头,把他觉得有些可笑的念头妄图甩出脑海。

专心守护圣域,这才是你最要紧的事!

还好身边暂时有谢帕顿陪着,不至于这么无聊,想到这他又顺了顺巨兽的鳞甲。

远方的一声巨响使神游天外的维克特利吓了一个激灵,手上不自觉的狠狠抓了把谢帕顿的鳞甲,使巨兽发出了一声恼怒的低吼。

有时候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维克特利猛的站起身,长时间久坐以至于有些发麻的腿让他打了个趔趄,他扶着谢帕顿背上的蓝晶稳了稳后,便向发出声音的那片森林跑去。

好像是有什么掉了下来吧,与地面撞击后,渐渐地有褐色的尘土漫漫扬起。越往森林里面走,那飞扬的尘土越发显得厚重,将视线模糊的十分厉害。维克特利挥了挥手,也没将眼前的灰尘赶走半分,反将自己逼的咳嗽了半天。

眼前出现了一片柔和的光。是之前掉下来的那个东西吗?他向前摸索着,慢慢向那片光挪着。

他以为是哪里来的怪兽,待走到眼前,他才看清楚那片光里躺着一个巨人,和自己一样的,巨人。

对方的身上虽沾满了灰尘,但掩盖不了一些新鲜的伤痕。

维克特利被他额前那片莹蓝吸引住了。是和胜利原晶一样的晶体么,他不由自主的伸手触碰了一下。

对方原本暗淡的眼灯突然亮起,抓着维克特利的手猛的坐了起来,一下子凑到还没反应过来的维克特利的脸旁,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推到一棵树上。

他死死的盯着维克特利的双眼,盯的对方心里有些发毛,脖颈上的压迫使他感到些许不适,一时间忘记抽回自己的手。

正当维克特利觉得时间仿佛被他凝固住时,那个巨人发出一句沙哑的声音:“……这里是哪?”

诶?

“这里是哪!”对方又重复了一遍,卡着他脖子的手又使了使劲,使他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维克特利圣域!”维克特利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一个词

“维克特利圣域?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对方有些疑惑,手上松了一些劲

“这里是地下世界,也就是说,你现在已经不在地面上了。”

巨人愣了愣,松开了一直卡着脖子的手,维克特利滑坐到地上,大口吸着空气

那个巨人四处看了看后,爆发出了一阵洪亮的笑声,然后他躺倒在地,继续大声的笑着,边笑边说着“得救啦......”

哈?他被人追杀了吗?

“抱歉,”那个巨人站了起来,走到维克特利面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刚才下意识的防卫,出手有些重了。我叫银河,是来自未来的奥特曼。”

“奥特.......什么?”

“啊奥特曼啊,那个是地上的人们对我们这类人的一个称呼,意思是说很厉害的、无所不能的人。说到这个,”银河再次看了下四周,“你是这里的守护者吗?”

“守护者什么的......算是吧,我在这里守卫这些胜利原晶已经很久了。”

“很久……”银河有些佩服的看着维克特利,“光你一个人一直呆在这里真是辛苦了,我可是没法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真的会感到无聊的。”

无聊,在这之前我也感觉很无聊啊,维克特利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其实要说是一个人的话我倒也不是一个人,还有谢帕顿陪着我。”

“谢帕顿是......?”这下轮到银河有些疑惑了。

维克特利指了指缓慢走进树林里的那只巨兽:“喏,那个就是。”

原本依旧懒洋洋的谢帕顿,看到眼前陌生的巨人,瞳孔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弓起了背,亮出了爪子,发出了威慑性的吼声,尾巴在地上一遍一遍的扫着,背上的蓝色晶体也急促的发着莹莹亮光

维克特利赶忙上前,伸手示意巨兽:“谢帕顿,退下,他是好人。”

暂时的吧。

————————————————

银河醒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圣域待了一段时间养伤,维克特利倒也乐意多一个人陪他说说话。

其实真正和银河聊起来,才发现他是一个很健谈,温和的人,仿佛之前那个满眼凶光,卡着别人脖子的人并不是他。

银河给维克特利讲了许多地上,呢,或许不仅仅是地上,许多宇宙里发生的事,都是常年久居地下的维克特利从未听说过的。每当银河讲到各个星球上的各种怪兽时,维克特利都皱着眉抬头望天,拼命用他那贫瘠的想象力去勾勒出各种怪兽的模样,结果每次最后都会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乖乖趴着的谢帕顿,企图从对方身上找寻出一些灵感,看的次数多了,搞得谢帕顿浑身不自在,只好用两只前爪遮住眼睛,不再理会那束时不时瞥来的目光。

银河好像察觉到了这个事实。

后来,银河再给维克特利讲故事的时候,都会拿着一根不知从哪捡来的木棍,在面前的土地上一边讲一边画。然而他那个拙劣的画技使维克特利感觉更加迷茫了。

维克特利也会时不时的带银河在圣域里转转,散散步,尽管他们并没有超出胜利原晶的守护范围,但,也足够让这位客人大开眼界了。

作为一位外来者,银河倒也算得上是安分守己了

好吧,只有一次,只有一次他的行为让维克特利感到有一些紧张。

“这就是你说的胜利原晶吗?真的,好漂亮啊……”银河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被维克特利一把抓住。

“别碰!……其他的都行,只有胜利原晶......你还是不要碰为妙。”

银河刚想反驳,但看到对方严肃的表情后,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件小事,于是小心翼翼的问:“这个原晶......会对身体有害?”

“身体有害……胜利原晶作为维克特利圣域的命脉之源,内含的能量巨大,这个对圣域人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作为一个外来人,我担心,不知道这种能量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比如说......会让你长出角?”

“不会吧,你只是在说笑吧?”银河不可置否的看了看维克特利,然而对方却仍旧严肃的点了点头,“我是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之前从来没有外人接触过这些晶体。”

一听这话,银河主动乖乖的把手伸了回来,慢慢的后退了几步,还摸了摸自己的头。

开什么玩笑,角什么的可是只有M78的奥特之父和他儿子泰罗才能hold的住的东西啊!

对方一脸正经的模样让维克特利常年紧绷的嘴角稍稍的缓和了一些。

原本只是想要开个玩笑的,结果他好像还当真了。

不过胜利原晶不该随便触碰,这倒是真的。

“其实有个事一开始我就想问了,”维克特利的声音将银河从刚才的惶恐中带了出来:“这些蓝色的,”他指了指对方的额头和手臂,“是和胜利原晶类似的晶体吗?”

银河抽了抽嘴角,“你不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了,”他向前走了几步,正视着维克特利的眼灯,一本正经的说:“我要是说这些是LED灯你会相信吗?”

“……什么灯?”地底的巨人再一次的陷入了茫然。

“算了,”未来的巨人叹了一口气,摸出一包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威化饼递了过去,“抱歉啊,没有搞清楚你们地底世界的规矩就乱来,喏,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维克特利好奇的将那包威化举到眼前看了半天,“这又是什么?”

“啊,忘记了你从来没有见过这类东西……”银河替维克特利撕开了包装,“这个是零食,呢,是食物,可以吃的,而且很好吃,你尝尝看?”

维克特利仔细看了看那块巴掌大小的,褐色的威化饼,嗅了嗅,有些许的甜味,然后他咬了一口,第一种感觉是一种陌生的香甜的味道。外层巧克力包裹的是内层松脆的麦香味威化,两种陌生又美好的味道交融在一起,在他的嘴里蔓延开来。

他三下五除二的把剩下的威化饼都塞到了嘴里,银河看着地底巨人塞的鼓鼓囊囊的面颊和因心情大好而眯起的双眼,觉得有些好笑:“有这么好吃?你在这里都吃些什么啊?”然后他又掏出一块,递了过去。

维克特利也没有客气,拿过来边拆包装边说:“你也知道,我们这类光之巨人理论上是不需要摄取额外的食物的,每天照照光就好。”

银河再次抽了抽嘴角,这家伙,是怎么把能量摄取说的跟植物的光合作用一样的,啊不对可能他连光合作用是什么也不知道。

“不过,我偶尔也会到林子里摘一些野生的果子吃,或者喝点那边那个泉里的泉水。”维克特利咬下一口威化后指了指靠近森林的那眼泉水,然后他掰下一小块,放到了脚边谢帕顿的面前:“喏,你也尝尝看吧?”

一直趴在地上闭目养神的谢帕顿睁开一只眼,伸出头嗅了一下那块威化饼,然后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撇开脑袋继续休息,没有再理会那块甜食。

维克特利看着可怜兮兮摆在地上无人问津的那小一块威化,感觉有些可惜。

“既然你这么爱吃,”银河拍了下维克特利的肩膀,“那我每天都来给你送好了,就算是我这些天赖在这里不走,给你的辛苦费。”

————————————————

那一天,维克特利照旧嚼着威化,突然问起在一旁和谢帕顿嬉闹的银河:“听你说了这么多故事,还从来没听你说过自己呢。”

银河脸上原本洋溢着的开心的神情渐渐消失了,他摸了摸谢帕顿的头,走到维克特利的身旁坐下,偏着头一脸凝重的问道:“我可以不说么。”

“不行。”维克特利非常干脆。

“那好吧,”银河撇了撇嘴,干巴巴的说:“从头讲的话那这就是一个庞大的故事了。”

银河讲了很多,讲了他和路基艾尔诞生之初,讲了他们的同为一体,讲了他们之间的分歧和决裂。

“我坚信永恒的生命将得以延续,而他认为万物都应保持静止。”银河垂着眼帘看向地面,“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吧。虽然说我们本是一体,但光越是强大,影就会越浓重,终有一天会产生裂纹。”

“后来我追着他不知跨越了多少光年,跑了好几个星系,打了一架,斗了个两败俱伤。再后来,”他抬头看了一旁边端坐着的维克特利,“你也知道了。”

信息量有点大,维克特利想,这段经历跟他之前说的那些完全不同。

银河之前讲的故事和经历也并不都是大团圆结局的,然而这个,就算他维克特利如此聚精会神的听银河讲述,甚至稍稍动用了一点心灵感应,他也无法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丝的情绪。

没有悲伤,没有愤怒,没有痛苦。

他只是很平淡的叙述这个事情,但好像其中又包含了千百种情绪。

维克特利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差不多也要告诉你了,”未来的巨人扭过头望向地底的巨人,“我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维克特利脱口而出,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语中平添了一丝慌张。

“就像我刚才说的,虽然我和路基艾尔之间斗争的结果是以两败俱伤,但我们两个之间的战斗却远远没有结束。”

“我必须要离开这里了,我怕他会寻着我的能量源找到这里,”银河上前拉住维克特利的手,紧紧的握住,“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斗争,不能波及神域。你是个优秀的守护者,我不能再给你平添麻烦了。”

话音刚落,在他们不远处突然坠下了一个黑色的巨大物体,与地面的撞击产生了不小的冲击,周遭的岩石抵不住这股巨大的冲击波,纷纷炸裂开来。

“小心!”银河下意识的把维克特利护在身后,守在一旁的谢帕顿高吼一声护在了两人面前。

待四周平静了些许,暴露在飞扬的尘土后的是一双血红的十字形眼灯。

路基艾尔。

得,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银河,”路基艾尔大踏步地向两人走去,“终于找到你了。今天,来做个了断吧!”

“等等!”银河打断了黑暗魔神,“要打可以,咱们必须离开这里再打。”

路基艾尔一愣,然后嗤笑一声,“不愧是光之巨人,如此有怜悯心。”

“不过你说什么?离开?你以为我不知道这里是哪么,”他张开双臂纵览整个天空,“维克特利圣域!传说中的地下世界,这里盛产的胜利原晶蕴含着非凡的力量!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这触手可及的能量?”

“待我打败你,”他血红的眼灯闪了闪,“我就将这里掠夺一空。”然后他猛地掏出黑暗火花枪,照着银河的头上劈了下去。

银河侧身一躲,顺势也挥出早已备好的银河火花枪迎上去,一时间,一亮一暗的身影扭打在一起。

待银河承接住对方的一发光弹后,借助自己火花枪的支撑力腾空跃起,全身的水晶散发出淡粉色的光芒,能量汇聚到手臂处,金色的光线直指路基艾尔。

“银河日光!”

路基艾尔没有躲闪,被光线射中后笼罩在一片耀眼的金光之中。

“……成功了吗?”

然而光芒散尽,黑暗继续笼罩。

路基艾尔轻笑一声,突然一个高速移动,冲到银河面前,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提离地面。

“只有这种程度的话根本杀不了我的。”黑暗魔神凑到巨人的耳旁轻声说道

“可...恶......”银河被卡着脖子呼吸困难,脸色有些狰狞。

他莫名的想起和维克特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天自己也是这样掐着他的脖子。

原来这么难受啊,得再跟他好好道歉才行。

如果能挺过这次的话。

他强撑着抬腿猛踹向对方的小腹,路基艾尔被他这一招打得有些措手不及,卡着他脖子的手也松开了。

重获自由的银河半跪在地喘了一会儿,就看见对面路基艾尔原本就黑的脸上更添了几分阴霾。

“是我低估你了,过了这么久,你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过,你也活不过今天了。”

“你不是坚信生命是永恒的,是可以延续的吗?那我今天就让你的生命之光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他从胸口处射出几束密集的光弹,血红色的破坏性光弹凌烈的划过空中,直直的向银河飞去。

好吧,今天算是交代到这儿了,银河认命一般的低下了头。

“维克特利斩击!”

银河猛的抬起头,望见那个红黑色的身影跃起在空中,轻盈的踢动腿部发出数个光刀,将径直飞来的光弹一个一个的截了下去。

“别误会了,我对你们俩之间的恩恩怨怨没有兴趣。”维克特利落地后回头向半跪着的银河望去,“就像你所说的,这是你们两个之间的斗争,不关我的事。”

“但是,”他又扭头望向对面感到有些意外的路基艾尔,“如果你对维克特利圣域造成了威胁,那么,我就不得不与你一战了!”他摆出架势,毫不客气的望向黑暗魔神

“你......”路基艾尔举起火花枪,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三人就这样僵持了不久后,路基艾尔突然仰天大笑了数声,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的银河和维克特利神色间的戒备也跟着加重了几分。

“有点意思,”血红的双目在两人之间看了几个来回,最后停在了维克特利的身上。

“我,很期待与你的下次再会。”语毕,路基艾尔腾空化作一团赤焰,向上飞去,不一会便离开了两人的视线。

“……这次真的,结束了?”

“不过,”地底巨人的脸色有些凝重,“他说的下次再会,是什么时候?”

“……”银河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这次我真的要走了。”银河拍了拍维克特利的肩膀。“路基艾尔那边你暂时不用担心,我在胜利原晶的周边设置了一个干扰屏障,他一时半会应该探测不到的。”

“就算你不设置屏障,我也有信心和谢帕顿一起把他打跑的。”维克特利平静的说

银河咧了咧嘴,“相信你有这个实力。”

“等我变强大后,我会回来找你的。是我将他引到了这里,那么,就由我来亲自解决他。”

地底的巨人第一次主动向未来的巨人伸出手:“那么,一路顺风。”

银河愣了一下,然后郑重的握住了那只手:“多加保重。”

临走时的银河还不忘调笑一下维克特利:“喂,我都要走了,不来个拥抱吗?”

“抱歉,我们地底人没那个习惯。”他一本正经的抱胸看着对方。

“那倒也是。”他转过身飘向空中,然后仿佛想起什么,银河拿出一个小包裹扭头扔向了伫立在地面上的维克特利:“拿着这些,”维克特利伸手接住,他打开一看,里面满满一包全是那种巧克力威化,“省着点吃啊,”银河笑着说,“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待他化做一团耀眼的蓝光飞出天际,维克特利的眼中才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

银河给的那个包裹看起来很小,实际很能装东西。

那满满一袋子的甜食仿佛吃了很久也没有见底,有好几次维克特利不禁怀疑对方是不是扔给他一个异次元空间,里面装着一堆巧克力威化饼的那种。

谢帕顿趴在地上看着刚刚扔下的那块包装纸,抬起头来朝守护者咕哝一声,好像在问:

嘿,你吃了这么多还不感觉到腻吗?

维克特利没有管旁边那只充满困惑的巨兽,继续慢条斯理的咀嚼着,然后又掏出一块。

有一天,包裹里只剩下最后一块巧克力威化饼了。

啊早知道就该听话省着点吃了。

他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吧,维克特利托着腮望向深色的天空。

天色不好。

他伸手去够那仅存的最后一点粮草,然后感受到大地一段猛烈的颤动。

最后一块威化饼因为震动掉在了地上,维克特利捡起来一捏,

碎了。

他感觉有些生气了。

远处一些奇怪的叫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看到有一些诡异的黑影正慢慢向他们这边逼近。

怪兽吗……

不对,这些和银河画的不一样。

就算是银河的画技拙劣到非常不堪的地步,维克特利还是能够区分这些东西和怪兽之间的区别的。

谢帕顿低吼一声便冲了过去,爪子凶狠的拍在入侵者的身上,尖锐的爪子穿过黑影的身躯,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幻觉?

然后维克特利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背后的黑影猛的打到了背部,向前一个趔趄。

不,不是幻觉。

他的一招一式全都精、准、狠地打到黑影身上的要害,却仿佛像是打在空气上一样,明明命中了目标,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随着时间的推移,巨人和巨兽的体力都有些不支了。

维克特利的胸膛随着猛烈的喘息而起伏着,V形的计时器也恰巧亮起了红灯。

不行,如果再找不到解决方案的话,就支撑不住了。

谢帕顿嘶吼着,背上的晶体开始散发一闪一闪的蓝光,见到此状,周围的黑影集体往后退了几步。

对啊,光。

影的对立面是光,他们本能的怕光,一开始就发射光线就好了啊。

太多甜食会让脑子反应迟钝吗,维克特利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然后汇聚了全身的能量,毫不客气的用光线横扫了所有的黑影。

待一切沉寂下来,维克特利抚了抚谢帕顿的脑袋,刚想倚靠着他休息一会儿,却被巨兽猛的用尾巴扫开,然后他看着巨兽被一束暗色的光线击中。

维克特利虽没被射中,但光线爆炸后的巨大冲击波将他弹开了很远。爆炸后的眩晕之中他恍恍惚惚的看见谢帕顿趴在地上,背上的水晶已经暗淡了不少。

他强撑着想要从地上站起,然后一只脚狠狠的踩上了他的手背,顺带还碾了碾。

维克特利吃痛的又跌了回去,然后他抬头望见了那个本不应该在这儿的身影。

路基艾尔。

“呦好久不见,”路基艾尔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我说过,咱们还会再会的。”

“你是怎么……”“怎么找到这里的吗?”黑暗魔神轻笑一声,缓缓走到最近的一处胜利原晶,“整个圣域就只有这块地方萦绕着他独有的光之力,不用想也知道他所守护的是什么东西。”路基艾尔拿起一块晶石,幽蓝的能量慢慢的注入了他的胸膛,他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把剩下的空壳抓碎,眼神中满是阴霾:“果然是他的作风,都走了也不忘妨碍我的大事。”

路基艾尔蹲到维克特利的面前,有点惋惜地说:“你是个优秀的战士,原本还想趁此机会好好和你切磋切磋,但是,抱歉啊我还有其他的正事要做,就没法让你陪我玩玩了。”

维克特利明白了什么,他咬牙切齿的盯着暗黑魔神,“那么之前的那些黑影......”

“对没错,只是单纯的消耗你的能量而已。”

路基艾尔伸出手扳过他的下巴,“这么近距离看的话确实长得不错呢,怪不得银河会为你做这么多。”

维克特利有些一愣:“你什么意思?”

“哈他没有跟你说吗?”路基艾尔也跟着一愣,然后仿佛自说自话一样嘀咕了一句:“也对就他那个态度现在根本不可能说......”

说什么......?银河他有什么是没跟我说的吗?

“喂小哥,我知道你在这地下待久了很无聊,看你能力还不错,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宇宙里逛逛?顺便毁几颗星球什么的。”

“......休想!”维克特利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有意思,”路基艾尔收起玩味的笑,站起身轻声说道:“我觉得你也应该知道我所信奉的是什么吧,生命的静止。”

“没错!静止的生命才是最好的!只有静止才能保持生命的永恒!才能得以永远的延续下去!”他发狂般大声喊着,“而你们,没有一个懂的!”

“所以说,你觉得,”路基艾尔扭头看向维克特利,若有所思的说:“如果我把你变成Spark Doll,把所有一切永远静止,把银河所信奉的,所守护的一切全部毁掉,他回来看见后会是什么反应?”他再次扯出一个扭曲的微笑,“真是忍不住想要看看啊。”然后,他伸出暗黑火花枪,一阵暗之波动能量源源不断的奔向在地上本能后退的维克特利。

光明的化身被黑暗所压制本身是很难受的,更何况维克特利此时还有伤在身。他咬牙坚持着不发出一丝呻吟声,企图维护着战士最后的一点尊严。

“啧,果然没看错你,居然能撑这么久。”路基艾尔说着又加大了能量输出。

维克特利觉得自己的身体和意识都被黑暗所侵蚀着,这力量似藤蔓一样缠绕住他的四肢,不让他逃走,迫使他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涣散出去,手脚不听使唤了,感官也渐渐消失。

他渴望着光,光可以给他带来新生,让他重新站起,然而意识里那一丝微弱的光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触及。

维克特利觉得自己仿佛像一株狂风吹过的蒲公英,再也无法聚拢

在他以为自己要永远的堕入黑暗时,恍惚间看到那抹莹蓝向他伸出手,将自己从混沌之中拉出,逆着阳光看到了他微扬的嘴角:

“我回来了。”

他听见了路基艾尔气急败坏的声音,听见了银河志在必得的声音,听见了两柄火花枪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还有谢帕顿的吼声。

他感受到拨开浓雾后洒下的阳光,将覆盖在身上的阴暗一驱而散,久违的暖意回到了身体。

然后他昏了过去。

————————————————

维克特利醒来后已经是傍晚了,一睁眼就望见谢帕顿充满关怀的眼神还有他发出的焦急的咕哝声。

他摸了摸巨兽的脑袋予以安慰,然后一偏头望见背后倚靠的那具红银色身躯。

“醒了?”银河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维克特利点了点头,然后一拳招呼了上去。

“喂!为什么一醒就要打我啊!我好歹也算是救了你啊!”

“你那算还我之前救你的人情。”维克特利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然后又略带怒意的问道:“你不是说有屏障护着路基艾尔就找不到这里么?”

“啊那个啊......当时屏障设是设置了但是好像没怎么很隐藏我独特的银河之力......所以他就......这么找来了吧......”

“那胜利原晶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除了他当时在你面前取下的那一块,其余的都完好无损。”银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抱歉,原本是想还你人情的,但好像给你引来了更大的麻烦。”

维克特利点了点头,然后凑上身去。

银河以为他又要打他,慌忙举起手想要抵挡一下。

然后维克特利给了银河一个拥抱。

未来的巨人很明显的身体僵了一下,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巨大的反差,然后他很快的缓过劲来,手轻轻的抚上对方的背鳍。

他在地底巨人的耳边略带笑意的问道:“我好像记得拥抱不是你们地底人的习惯?”

维克特利窝在银河的颈窝处闷闷的说:“那是在离别的时候。亲朋归来时还是要抱的。”

银河将他搂的更紧了。

一旁的谢帕顿嗷呜一声,捂住眼睛决定不再去管他俩。

“关于把路基艾尔引到圣域,给胜利原晶差点就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你该怎么赔偿我?”

“啊?”银河感觉有些纠结,“你打都打了还想怎么办?要不我再给你一些巧克力威化?”

“那个是必须的,”维克特利点了点头,“还有。”

“还有?”

“带我去看看宇宙。”维克特利偏过头,躲开银河的目光轻咳一声,“......你画的太难看了我不懂你在讲什么。而且,”他一本正经的说,“作为胜利原晶的守护者,必要的学习和修炼是很重要的。”

银河笑得很开心。

“好啊,乐意奉陪!”

————————————————

OOC小剧场(。):

一:(维克特利昏迷时)

银河:住手!路基艾尔!不许你再向他靠近一步!

路基艾尔:切,护妻心切。

银河:(愣住)!......你说什么?

路基艾尔:(白了一下眼)虽然咱们两个是对立面,但你我本是同源兄弟,你的那点心思我还感受不到么。顺便说一句,我真该把他叫醒让他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头上那块水晶比放银河日光时还粉红。

银河:......得趁维克特利醒之前把你打败才行!(上前)

路基艾尔:噫离我远点粉红泡泡快飘我身上了(嫌弃)

二:

银河:谢帕顿告诉我你遇袭的那一天貌似有念叨过我?

维克特利:(一本正经)别听他瞎说他威化吃太多脑子糊涂了。

银河:......威化吃太多的是你吧。

维克特利:……其实想想看当时好像有念叨过啊......

银河:(开心)想我什么呢w

维克特利:(出神)银河再不回来,明天我就要断粮了啊。

银河:断粮?

谢帕顿:嗷呜~!(威化饼啦)

银河:orz

奥不如饼系列

三:

多年以后银河和维克特利来到艾克斯的世界里刷副本时,在后辈面前第一次合体为银河维克特利。

“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强大的羁绊!”

战后。

(调侃意味的)艾克斯:“所以说,刚才那位帅小哥算是前辈们的儿子吗?”

银河:“嗯某种意义上你维克特利前辈还是高龄产妇。”

维克特利:“银河你过来说。”【掐

艾克斯:(懵逼.jpg(“我只是想开前辈们一个玩笑结果貌似说中了然后现在好像要上演现场家暴怎么办急在线等!!!”

【设定上来讲维克特利确实是比银河要年长不少啊......毕竟在地下呆了那么久嘛(笑)】

【话说之前有一次陪弟弟看银河S国语版的时候我把“羁绊”听成了“JB”......然后上面那句话就污了不止一点半点了(手动滑稽)】

四:

再次多年以后银河看着名为欧布的后辈打怪时切换的暴炎形态,惊恐的抓住维克特利使劲晃:“原原原原原来真的有除了奥特之父和泰罗以外的长角的奥啊啊啊啊啊!!!!”

维克特利:“......你撒手晃得我好晕!而且又不是长在你头上你害怕个鬼啊!”

银河:“但是这个角当时真的差点长到我头上了啊!!!”

(对银河TV剧情毫不知情的)维克特利:“哈???”

【拽着基友看银河的时候基友问我为什么金瓜的斯托流姆形态没有跟太子一样长角,我脑补了一下当场笑倒在地】

————————————————

感谢读到这里的各位,希望食用愉快。

超喜欢金瓜和大V这对www感觉超级棒而且TV里也秀的如此不要脸

于是自己开始产粮填脑洞,然而自己觉得并不是非常的好吃orz因为连续熬夜作战导致脑子略微混沌,可能部分语句有不逻辑的地方,可以的话欢迎捉虫wwww

终于玩了一直想要玩的威化饼梗简直开心hhhhhh看的时候就一直脑补大V吃的那种巧克力威化是什么口感的,然后大晚上的把自己狠狠虐了一把。

觉得路基艾尔应该算是很沉稳很有逼格的一个反派,然后我把他写成了蛇精病

银河和维克特利两位奥的性格或多或少的参照了其人间体光和翔的性格

结果导致一个稳重变逗比一个严肃变傲娇。(x。

嘛都是人间体的锅(望

两个月前被班里同学安利看了超银河传说后一脚踏入泥沼从此沉迷奥特曼无法自拔(笑

以前也觉得这个特摄系列很幼稚的,入了坑认真开始补番后发现以前好多小时候get不到的剧情和想法现在都能有很大的感悟。

所以说之前有人告诉我的那句“小孩子不要看奥特曼啦”说的也没错

因为太小会看不懂的(笑

评论(5)
热度(46)
© 玄风默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