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风默语

守着脑洞在冷坑里猫着

【温度】cp:祝松

【温度】cp:祝融x赤松子

官方给的设定太少了好多靠脑补,OOC预警

    火正曰祝融,行火政,以火施化,掌祭火星。

    或许是因为常与赤焰接触的缘故,祝融皮肤的温度比其他神要高不少。

    孟秋之际才刚过半,暑气席卷着整个神域。

    平日里看起来十分凉快的神之围楼,也被蒸腾的热气所笼罩着,即便是丿窗前那棵高大的海棠树也掩不住炎炎的热浪,晒得蔫蔫的孩子们有气无力地争抢着树下仅有的几片阴凉地儿。

    每当这个时候,祝融便被以胤为首的小孩们包围,争着吵着要他去找赤松子。

    “祝融哥祝融哥!最近怎么不见松子哥呢?”

    “对啊,天这么热快让松子哥招几片云彩来下场雨吧!这么热还怎么过啊!”

    “这么想要下雨,你们自己直接去找他来不行吗?”祝融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廷牧妹妹支支吾吾地说,“我们都找不到松子哥,只有祝融哥你知道松子哥在什么地方嘛......”

    这倒是真的。那赤松子以游玄眇,上通云天。有时到人间的昆仑山上走一遭,随风雨自由上下,累了便在西王母的石室里歇息半晌;有时又与其兄赤须子于天台峰对弈,百弹坪炼丹,行踪不定,却是极难寻到。

    但祝融知道,在此时节,赤松子不会跑的太远,运气好的话,他在神域寻上一两个时辰便可找到。

    其实说实话,祝融倒也想把赤松子寻来下场雨。一是他受不了这些顽童的吵闹,和孩子相处还是赤松子比他更技高一筹,他知道该怎么安抚孩子,让他们不再聒噪;二是祝融他自己也忍受不住酷热的侵袭。

    他不明白,明明自己可以接受烈焰的高温,为何却无法忍受山间的湿热的空气,祝融自嘲般的笑了笑,随手折下一叶芭蕉在耳边扇着。

    要是火正也能够控制温度高低就好了,他这么想着,一边拨开重重密林,寻到一处清泉。

    今天他运气不错,不出一个时辰便寻到了赤松子。

    此时赤松子盘腿浮在清泉之上,屏气凝神,打坐修炼着,一些细小的水滴在他内功散发出的气场周遭不停围转,还有一些水珠正源源不断的从泉眼里流出,飞到空中。不远处,那只丹顶白鹤在低矮的灌木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衔着浆果吃。

    仿佛是感应到有人来访,周遭的水珠刚才还在萦绕着,这会儿自己一颗接一颗的自己往泉眼里回,赤松子也不再浮在空中,慢慢落回了岸边。他扭头望见祝融站在密林旁,起身整理了下衣襟,往祝融那里走去:“是不是胤他们又想让我唤几片云下雨了?”

    祝融点了点头,“嗯,下雨这个事儿,还是得你来。”

    “咳,话说你在人间好歹也是水火合一,还兼任着南海之神,不会连雨都不会下吧?而且,万一你找不到我,能忍受那些孩子在你耳边叫嚷?”

    “这你不用担心,”祝融说着向对方的脸庞靠近了一点,“你看我找了你那么多次,哪次不还是都找到你了?而且,带孩子这事,还是你比较擅长。”

    感受着对方呼出的温热的气息,赤松子的脸兀的一下红了些许。

    靠,靠的有些太近了!

    “算了,不说这个,”祝融将脸移开,拽着赤松子往林外走,“咱们赶紧回去,孩子们还等着你呢,而且,我也热的够呛。”

    “等等,你说什么?”赤松子有些疑惑,“你也觉得热?”

    “……有什么问题吗?”

    沉寂了半晌,赤松子突然捂着嘴背过身去,发出模糊不清,断断续续的笑声,肩膀因为憋笑而颤抖着。

    “喂、喂你没事儿吧突然这个样?”

    “噗......哈哈,我只是觉得,哈哈哈哈,今年看样子是真热了,连时常与烈焰为伍的火正祝融都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哈你连那种高温都能经得住,这种普通的热气就不行了?”

    祝融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虽然说来的路上便想过对方可能会因此而嘲笑自己,但实际被笑话了还是感觉有些不爽。

    这么想着,突然头上传来一阵凉意,祝融抬头一看,一小片云彩正漂浮在他头的正上方,零零星星的落着雨点,还时不时的有小闪电一闪一闪的。

    “赤松子你!”祝融扭过头狠狠的瞪了赤松子一眼,对方正把刚刚施完法的手收回到宽大的绣袍里。

    “哈哈,这样能凉快了点吗?我可不能把我们敬爱的执焰人给‘热’着咯,而且,这朵云彩和你此时的表情很般配啊哈哈哈哈哈哈!”

    祝融决定不再理这个顽仙,扭头向林外走去,“行行行你要是不走的话我就先走了,回去告诉孩子们,他们的松子哥是个大骗子,今年夏天不回来降雨了,你们就热着吧!”

    “等一等!”赤松子连忙将那一小片云彩收了回来,朝祝融喊道:“走回去太慢了,坐我的白鹤吧!”

    蔚蓝的天空之上,一抹带红的亮白在翱翔着,那之上有两个身影,一赤一碧,掠过低耸的山峰,向不远处的神之围楼飞过。

————————————————

    雨师赤松子,服水玉,妙达巽坎,作范司雨。

    赤松子皮肤的温度有些微凉,像是清明时节仍带着些许寒气的春雨。

    冰出于水,而寒于水。

    嘉平末时,皑皑白雪覆盖了整片神域,神之围楼里的孩子们嬉笑着打着雪仗,大人们聚在一起一边喝着热茶,一边又有些担忧自家孩子身上的衣裳是否穿的薄了些。

    湫在椿临时驻起的藤墙的掩护下,招来一阵急风,将四下的白雪尽数向对面刮去,一时间四处回荡着孩子们惊慌又欢快的笑喊声。

    外面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围楼里某个房间内的雨师却有些不好过。

    赤松子裹着棉被,脖颈上挂着凤送给他的围巾,围坐在火炉旁,牙齿却还是有些发抖。

    比其他神相比较低的体温使他更容易被寒冷所侵袭。赤松子拨拉了一下炉火,丝毫不在意四处迸溅的火花星,他只想让这团火烧得更旺些。将壶中所烫的热酒悉数到出,赤松子嘟囔着该去鹿神那里再带一些酒回来了,愣了一会儿,又开始苦恼外面严寒的天气。

    他现在有些后悔没让白鹤在去找凤凰之前帮他捎些东西回来,现在正是最冷的时候,他一点、一点都不想离开这个相对比较暖和的房间。

    昨天句芒说是要来拜访,也不知道他何时才能到,不如拜托他去鹿神那顺道捎壶酒好了......

    伴着吱呀一声,木门不知被什么人打开,赤松子从棉被里使劲向门那边张望着:“是句......诶是你啊祝融?”

    对方身上的穿着与平日里无异,只不过在脖子上多了一条围巾,身上还覆盖了些许白雪,烈红似火的头发在屋内炉火的照应下越发显得鲜艳。“刚才不小心被湫那小子偷袭了,被吹了一身的雪。”说着扑了扑头发上些许开始融化的白雪。不过赤松子并没有再多看祝融一眼,他把脑袋缩了回去,顾不得平日温文尔雅的形象,直冲对方嚷嚷:“快把门关上!快点快点!!”

    “啧,屋里的炉火烧的如此旺盛,你却还裹得如此严实,别把自己热坏了啊,来来来先把围巾摘下来——”说着,祝融关上门就要去扯赤松子的围巾,把他逼的直往后退,“停——不用你操心!人称我能入火自烧不是白称呼的!这点热度一点都没有问题!”比某个忍不了酷暑的火正不知强了多少,赤松子在心里默默道。

    “比起这个......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就外面这个天气,我觉得孩子们应该不需要雨了吧?”赤松子自嘲似的笑了笑。

    “诶,不下雨我就不能找你了吗?”祝融举起手中的酒坛,朝他晃了晃,“估计你也是没酒喝了,照你的性子也不会出去打酒,便顺路与你捎了一些来一起喝。”

    赤松子从未觉得祝融的形象能如同救世主一般。

    缓过神来,他才觉得有些违背待客之道,急忙扔下棉被,“把酒给我变好,我去温着,你坐便是——”只怕是刚离开被窝,他便被从门缝里挤进来的寒风吹的打了一个喷嚏。

    果然......就算是炉火烧的再怎么旺,还是抵挡不入韩风啊……

    见赤松子在原地有些瑟缩的发抖,祝融叹了一口气,将酒坛放在炉火旁,上前将对方拥入怀里,“这样能暖和点吗?”

    赤松子被祝融突如其来的举措搞得措手不及,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却只是感受到对方如火一样温热的体温。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况,顿时羞红了脸,体温也连带着上升了不少。

    “哦?看起来效果不错嘛这么快就暖和过来了,那我在抱一会好了。”

    “可、可以了祝融!快放开我!”

    “哈?刚才嚷嚷着喊冷的可是你啊?”

    “我又没让你抱我还这么突然!放手!”赤松子想把祝融推出去,但身子因为在棉被里裹了太久,软绵绵的丝毫用不上力气。

    “不放,你身子凉兮兮的抱起来十分舒服,反正你也冷,让我多抱一会呗。”祝融把怀里的赤松子圈的更紧了些。

    “哈嫌热你怎么不出去吹凉风啊——”

    屋外等了许久的句芒见屋内二人一时半会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思索半晌,拎了酒坛回身离去。

    既然今天赤松子没有空,那就去找鹿神好了,这好酒可是不能白白浪费了,而且,句芒笑了笑,

    好酒也得配得上佳人才是。

————————————————

关于祝融又称水火之神的来源有两个:

一:尧时,洪水滔天,浸山灭陵,黎民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尧令鲧去治理洪水,可是九年过去了,毫无成效。后来,鲧知道天上有一种称为“息壤”的宝物,只要用一点投向大地,马上就会生长起来,积成山,堆成堤,于是鲧想办法到天上偷了息壤到人间。用它堵塞洪水,大地终于渐渐看不见洪水踪迹了。但是,天帝知道息壤被窃,就派火神祝融下凡,在羽山地方把鲧杀死,并夺回余下的息壤。天帝还命祝融监视人间治水,命他掌管一方水的大权。由于祝融属南方之神,所以就合水火为一神,兼任南海之神了。

二:北水神王与火神祝融战斗,被祝融真火炼死。从此,祝融成为水火之神。

赤松子能入火自烧则来源于列仙传里关于赤松子的描写: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自烧。

————————————————

感谢读到这里的各位,希望食用愉快。

这部电影里的两人实在是太瞩目了2333和同学一起看的,看完以后无一例外的全站了这俩人的cp

个人觉得大鱼海棠这个电影,本身画面制作精美,几乎每一帧都是一张壁纸的程度,BGM特别好听,全片除了女主她爸声音违和以外配音也不错,世界观设定和人物设定很好的参考了天朝传统古老的神话传说,但就是剧情是最大缺陷。

一部电影的精髓还是在于它的故事内容,如果故事不能做到最好,其他要素再怎么好都掩盖不了最大的缺陷。

很喜欢背景世界观的设定,还有人物设定,有点遗憾电影没能把这个超级赞的设想完美地表现出来,如果后期有相应的前传或漫画能补全各个人物的设定那就是最好的了

想想看觉得光湫一个人就能拍一部电影了www


评论(4)
热度(56)
© 玄风默语 | Powered by LOFTER